本故事已由作者:临江令郎,授权天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公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深夜有情”获得正当转授权公布,侵权必究。

1

牧迟国将亡之初,一直溺爱我的父皇贬我为庶民,且将我赐婚给了一个猎户,任我哭闹着把锦鸾宫砸得稀巴烂,也无动于衷。

犹记得出嫁的前一晚,父皇揽着满脸泪痕的我,意味深长地说:“舒窈,遗忘皇宫,遗忘父皇,国之将亡是天道,与人无关。”自小受宠的我,长大后却被父皇贬为庶民,还嫁给个穷猎户。

那是我最后一次落泪。往后的几十年,我都没有再哭过。由于我知道,为我擦泪的人已经不在了。

我见到楚青的时刻,他背着一把斑驳的长弓,身上围着半旧的兽皮,国字脸,粗长眉,跟我从小到大理想的良人没有一丝一毫相像,然则我照样随着他走了,别无选择。

楚青的小木屋在牧兰山上。我们整整走了三天三夜,崎岖的山路,尖锐的荆棘,磨破了我的绣鞋,扯烂了我的长裙,我却皱着眉就是不愿说一句示弱的话,兀自蹒跚地随着他往前走。

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,楚青回过头来,看了一眼我面目一新的裙裾,随即咧开嘴笑得异常敦朴:“公主,我背你吧?”

我看着他略显木讷和蠢钝的样子,心里越发委屈,咬着牙想要低头从他眼前越过,却被楚青拦腰抱了起来。

“放肆!”这是我几日来对他说的第一句话,长时间的不启齿导致我的语调有些诡异而尖锐,于是气氛显得加倍尴尬。

楚青却似乎没有半点自觉,依旧憨厚地笑着:“前边山路陡峭,公主金枝玉叶走不惯的。”说着也不管我奋力的挣扎,大踏步地向山顶走去。

牧兰山紧邻大魏,阵势陡峭,山内飞禽走兽多不胜数,又有着先天的地理优势,易捕难逃。因而许多猎户都栖居在此,逐渐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村子,与世隔绝,却又散发着勃勃生机。

我随着楚青到这里的那一日,正下着小雪。人们却都齐聚村口,手里拿着各色的野味另有鸡蛋,看到我们,便热情地招呼着。

“阿楚,这就是你从牧迟国娶来的媳妇啊?”一个老者笑眯眯地嚷嚷道,不等楚青回覆,众人已最先人多口杂地对我说长道短起来。

厥后楚青告诉我,由于牧兰山地处疆域,这里的村民不全都是牧迟的子民,另有大魏的人。我想父皇要我嫁到这里……也是由于这样混杂的环境才气掩饰我亡国公主这一身份,从而保住我的性命吧?

这里的人都是靠着狩猎为生,由于入冬后大雪封山,大部分动物都进入了冬眠期,以是这也成了整个村子一年里最悠闲的时刻。

楚青和我栖身的小木屋时常会有邻人惠顾。他们或三五成群,或携家带口,拎着风干的肉铺以及十分新颖的野菜干,也不敲门就直接大喇喇地走进来,招呼着楚青一起喝酒吃肉。

,

欧博网址开户

www.ludiealliedinstitute.com欢迎进入欧博网址(Allbet GaMing),欧博网址开放会员注册、代理开户、电脑客户端下载、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。
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ug环球充值:先封神再让你下不了台,《浪姐》并没有捧着姐姐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