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收破烂啦,破烂的来卖……”龙世虎的叫嚷声此起彼伏。

一会儿,出来一大堆人,手提破铜烂铁、酒瓶、饮料瓶等,争先恐后挤着要卖。

龙世虎忙得不亦乐乎。

突然,他的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,拎秤的手哆嗦一下,秤砣失去控制滑落秤杆跌在地上,他正要发怒,一看,见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乔振风,赶忙放下秤,喜出望外:“你小子这几年跑哪儿发家了,怎么不见你?”乔振风笑嘻嘻说:“这不,我又重现江湖了吗。”

……

他俩说得热乎,旁边人不干了,有个老汉等得不耐烦了:“你要是顾不上称,我就不卖了。”其他人也拥护:“没见过这样做买卖的。”龙世虎见人们有离去之意,负疚地向乔振风笑笑:“我先忙完,再打咧咧。”乔振风说:“你忙你的。我这些易拉罐也别数了。”说着,扔在了车上。龙世虎一瞅,足有上百个,忙说:“可别这样。”乔振风说:“忙完,咱哥儿俩喝一盅。”龙世虎爽快地说:“是该好好喝喝了,多少年没见了。”

龙世虎走进乔振风家里一看,给他以耳目一新的感受。五间大瓦房装修一新,院子阔大,停两辆大货车,空间还有余。屋中的铺排都是当今盛行的,使用的厨具都是更新换代产品。

乔振风见龙世虎满脸惊羡之色,笑笑说:“想不到吧。”龙世虎说:“想不到你小子念书时不爱语言不爱动,现在闹腾得红红火火,比我强多了。”乔振风给他沏了杯酽茶放在茶几上:“前几年我也混得不顺,做买卖赔得一塌糊涂,去北京打工除去吃喝,一年下来攒不了几个钱。

为此,妻子和我闹仳离,没办法,离就离吧,谁让咱没能耐养不了人家呢。”龙世虎看了看家中拾掇得有条不紊,不相信地问:“你是王老五骗子一条?”乔振风正要回覆,从屋外进来一个正经秀丽三十几岁的女人,马上将龙世虎的眼球吸引住了,他拿眼直瞅老同学,希望他给先容一下。乔振风说:“这就是我媳妇。”他见龙世虎面上生疑,弥补:“第二任内当家。”女人瞪了乔振风一眼:“你跟客人说那些有啥用,显摆你是二婚头,何等有能耐?”

乔振风自豪地说:“不管咋说,你比前任长得就是强,也比原配灵巧醒目会干。娶上你,烧了高香了。”说的女人更不好意思了:“在陌生人眼前,不要夸我,我着实没有你说得那么好。”龙世虎见乔妻脸上红云飘零,加倍妩媚可爱,由衷地说:“怪不得乔振风夸你,我要娶上这么个媳妇,午夜都市笑作声的。”女人见他语言直来直去,不遮遮掩掩,问:“你们早就熟悉?”乔振风说:“我俩是四大铁之一,同过窗的。”女人明了一切地说:“怪不得语言炮筒似的,连个弯也不拐。”闲谈一会儿,乔振风付托妻子:“春芬,你张罗炒菜做饭,我领上老同学去鸡场转一圈。”春芬满口应允,下了橱。

,

Allbet Gmaing代理

欢迎进入Allbet Gmaing代理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allbet代理:宋代郭熙《寒林图》、黄庭坚尺牍现身台北故宫南院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